教育能改變命運麼?這位騰訊前副總裁說:能, 但你要正確認識自己!

本文作者:吳軍

曾在清華大學讀書和任教,之後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擔任穀歌研究員和騰訊副總裁,

前兩年,他出過一本非常暢銷的書,叫《大學之路》,以他和女兒走訪過的英美十幾所大學為樣本,提供一個比較獨特的”看世界”之教育觀察和思考。最近,這本書的第二版上市了(他的女兒也如願進入了麻省理工),吳軍也因此做了一個演講,探討我們時代的一個超級熱門話題:階層是否已經固化,教育能否改變命運?


教育可以改變命運嗎?


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教育改變命運”,這是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個觀點,很多人對此深信不疑;但是,有時我們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說大家相信它的地方,先和大家分享一個勵誌故事。


英國有一個從小沒有上過學的窮苦工人,他到十幾歲都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一直很渴望學習。每到下班的時候,別人都去喝酒,而他則利用下班時間去自費接受了英國的公立教育(給窮苦人的教育)。


兩年後,他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21歲那年,他學會了寫信。後來,他和一個大自己很多歲的女仆結了婚,生了孩子。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太太去世了,他隻能自己把孩子養大。因為他在礦上工作,經常發生礦難,他就研究發明出了安全燈。


但是,當時英國一個叫戴維爵士的科學家,也發明了類似的東西,為了爭奪發明專利,他們打了很多年官司。由於戴維博士的名氣太大,結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樣看來,我們的這位主人公運氣真的很差。但是,他本人卻不在意這些得失,一直安心做自己的事,還和兒子一起上學念書。


他的名字叫史蒂芬森,在曆史上被稱為火車之父。我們今天火車的係統從鐵路到機頭等都是他發明的。



這是教育改變命運的一個很好的事例。我想大家小時候一定都聽過很多類似的故事,所以,我們選擇相信教育可以改變命運。


再追加一個勵誌故事 ... 


在美國密蘇裏州的一個小鎮中學,有兩個學生,一個學生是“高富帥”,另一個是“屌絲”。當時學校最年輕漂亮的女老師布朗小姐非常喜歡那個“高富帥”,在畢業典禮的時候,布朗小姐親了他。


“屌絲”覺得老師不公平,老師說“你們將來要是像他一樣有出息,我照樣會親你們一下。“高富帥”一直很努力,畢業以後就進入大學讀新聞係,後來在新聞界很有名,還得了普利策獎。1945年,他被杜魯門總統任命為白宮新聞署署長,可以說很成功了。


而另外那個“屌絲”運氣就沒那麼好了。因為家裏窮他沒有讀大學,之後換了很多次工作,感情也很坎坷。但他堅持半工半讀。後趕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他就去參戰了。因為比較勇敢,被選去炮兵學院進修。出來以後,一戰結束了,他丟了工作,退役回家,開了一個小店,結果還關門破產了。可以說運氣真的很差。


但是,他一直在堅持讀書,退役後他在大學裏又學了法律,就在當地謀求了一份公職,也不是什麼高職位,那時候他已經快40歲了。到50多快要退休的時候,他才剛坐穩了自己的職位。


那時候當地一個眾議員退下來了,要補選一個眾議員,他就代表民主黨參選了,但沒有人願意支持他,所以他排名第五。這時候他的好運就來了,前四位因為某種原因都不能參加,民主黨隻好支持他,他就選上了眾議員,從此就從政了,眾議員後來又選上了參議員。


1944年,羅斯福決定第四次參選總統,他知道自己活不過4年,副總統必定是自然上位就成為總統了,當時最適合跟羅斯福一塊競選的人是當時的副總統華萊士,但華萊士是一個傾共產主義的人,和蘇聯的關係走的太近了。所以,華萊士就被排除了。由於“屌絲”一直很謙卑,口碑比較好,他被選中當了副總統,連他自己都很意外。1945年,羅斯福果不其然去世,他晉升為總統。


他就是杜魯門。而那位“高富帥” 平步青雲一直其實都是他在提拔。



這樣看來,教育確確實實能夠改變命運,不要指望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史蒂芬森、杜魯門,從最底層一下子到最頂層,認識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認識清楚自己的目標,教育是一個途徑。


讓我們再回到現實中。今年年初,網上到處都在熱議關於北京學區房的事。一對清華北大的夫妻在北京買不起學區房,所以就離開了北京,搬到一個二三線城市了。網友說清北的畢業生都買不起學區房,將來孩子還要上清華、北大幹什麼?


好像從這個角度講,教育也沒有改變命運。再給大家講一個例子:


有很多年輕人是出生在小地方,甚至是農村,家庭環境不是很好,父母辛辛苦苦供他們在大城市讀了一個二本學校。然後他們畢業後也未必能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也許勉強可以找到一份所謂的“白領”的工作,收入卻可能還沒有一個保姆多(在北京一個保姆月薪6000多)。


一方麵我們說教育改變命運,但又發現出現了“教育無用論”。也許,我們需要從另外一個角度和眼光來看待這個問題。


階層並未固化,但要正確認識自己,找到位置


現在,大家還有一個抱怨是“階層固化”。如果教育不能改變命運的話,那我們階層是不是固化了?階層固化”這事得這麼看:向上的通道必然艱辛,向下的大門永遠打開。


所以,你也不能說一定固化,因此有些時候不要抱怨自己沒有走上去,你維持了現有的階層可能並不差,沒有走上去有各種各樣的原因。


有一個讀者給我留言,說他從一個小地方來,在北京上了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抱怨這個社會怎麼不公平,有人拚顏值、有人拚爹等。我給他回信說:


這個社會不欠你任何東西,你從一個縣城來也好、農村也罷,到了北京,已經是人生很成功的一步了,某種意義上你應該對自己滿意,不要對自己太苛刻;另一點來講,你有自己的特長,你努力學習、你用功、你肯吃苦,這就是你的優點。


但世界上資源有各種各樣,長得漂亮也是一種資源,拚爹的爹有本事也是一種資源,更何況有些時候你不要光看到自己的獨立,實際上那些富二代很多並不是都在打遊戲。


比如從階層說,好比社會階層從第一層到第一百層,你從第八十層現在上升到六十層已經是不錯的事了,不要過於糾結一下上升到第五層,在第五層的人資源比你不知道多多少,他可能隻努力20%,比你努力100%能做的事還多,這就是現實。


所以每個人應該對教育,對自己有一個比較客觀的預期,這才是比較好的。如果你指望因為成績考好了,將來社會一定要給你什麼,這可能就想錯了。


我在清華當班主任的時候也發現了這種情況,很多人心態上慢慢會變得不健康,實際上他就覺得自己獨立了半天,很多得不到結果,就不好好讀書了。


其實很大程度上,最後並不是考試成績決定了你最後成功不成功,用我的話說(有時候開玩笑說),你的命運早就注定了,而教育本身就是要讓你的命運變得更好一點。而一兩次的好運是幫不了人的,但是世界上任何人也不可能永遠是壞運氣。


在古希臘神話中,宗教裏神叫做“almighty”,意思是萬能的、無所不能的。但在古希臘神話中的神有時候連人也打不過,即便是萬神之神的宙斯,他也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在他背後有三個命運女神在控製他。


其實很多時候你得認命,人怎麼能過得比較幸福,很重要的就是“你認這個命”,也就是正確認識自己。


人如果能夠正確認識自己的話,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第一件事:你知道自己現在在哪 ... 


比如有的孩子從小地方來到北京上學,已經感覺自己很不錯了,但當他看到同學是富二代,心理很不平衡,那是因為他沒有想明白自己在哪。首先要明白自己的位置。


第二個件事:你自己要去哪 ... 


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我們按孩子的家庭起點分成兩類,處在不同層次的人目標是不一樣的,教育的重點也不一樣。如果你條件不好,需要更注重基礎技能方麵的教育;而條件還可以,在博雅教育這條線上成功的可能性就會高一些。


其實,每個孩子都是可造就之才。


和中國一樣,在美國也有好學區和差學區之分,而且學區房這個概念其實是從美國來的。在美國有一個幫助窮孩子學習的Program叫KIPP(就是培根那句話,知識就是力量 Knowledge is Power 的縮寫)。


在一些比較差的學區(比如一些貧民窟所在的學區),這些學區的校長關心的不是如何教育孩子,老師管的也不是孩子,他們關心的是這些孩子是否每天都來上學。


例如一個班上30個孩子,今天隻有25個孩子來上學,剩下的幾個孩子居然“忘記上學”,因為他們被鄰居的孩子帶去遊戲廳玩了。所以,“KIPP”就是把這些孩子和他的家庭隔絕,讓他們早上六點就來學校,晚上八點鍾再回家,這樣他們就沒機會去和鄰居家孩子廝混。


但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進入這個項目(KIPP),貧民窟的孩子需要抽簽進入。運氣好的孩子還會被送到一個距離自己家庭所在地比較遠的學校。剛進去的孩子成績很差,但很快成績就趕上來了,這樣看起來有點像衡水中學。



這些孩子在申請大學時候,可能上不了常青藤大學,但他們可以上到州立大學。這個項目中的孩子升學率較高,畢業後也能找到一份比較體麵的工作,這樣就可以與之前的家庭隔離,徹底走出自己家庭所在的階層,也徹底走出貧民窟。


美國社會階層分化很明確,基本上隻有5%的人能夠從底層的20%上升到上層的20%。然而,隻要把這些孩子與周圍糟糕的環境隔離,他們都是可塑之才。但是前提是一定要好好讀書,並且要有讀公立學校,擁有一技之長。


這麼來看,衡水中學所培養的人和清華附中培養的不是一類人,讓衡水中學像北京頂級中學那樣培養人是錯的。所以,社會需求不一樣,針對的家庭教育方式也是不一樣的。


然而,向上一個階層的路注定是艱辛的 ... 


實際上,中產階層的孩子是最辛苦的。經常有家長和我抱怨孩子太辛苦,平時要上課、補習,還要學各種藝術體育等。我告訴他,中產階級想要進入精英階層,就是最辛苦的。因為:你的孩子需要具備一技之長(接受技能教育),否則沒有立足之地;而所有你認為的精英階層需要具備的技能,也需要在在他這一代人中補齊。


所以,中產家庭的孩子是最辛苦的,因為向上的通道並不寬闊,而教育也不會是輕鬆的,隻會更辛苦。要知道,向上的路注定是艱難的,而向下的大門永遠敞開,不辛苦就會麵臨階層下滑。


在美國也一樣,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是最辛苦的。在真正的上層社會,擁有的資源是別人沒辦法比的。


例如,特朗普的女婿,據說連算數都算不清楚,但是因為他父親給哈佛捐了幾百萬,所以他很輕鬆進入了哈佛。


最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


如果你在20歲的時候相信絕對公平,說明你是一個有情懷的人,但到了40歲,你依然相信絕對公平,那你就有點傻了。


從你自身來講,家長、個人,你也要意識到這一點,哪怕你進入到了一個學校以後,有些人確實需要是有一技之長的。


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不管怎樣,教育終究是你獲得進步的捷徑


我們說“教育改變命運”,那麼,究竟受教育和沒受教育的差別在哪裏呢?


這就在於科學和經驗是不同的。經驗往往在於個人的悟性,而科學則可以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得到延續和發展,並且能夠一直往前走。


譬如你小學時候學習過一些基本的數學知識,初中又讀了幾何原本,你學會了幾何,這是2000年前歐幾裏得寫下的知識,你能夠學習到並且傳承。


今天任何一個三甲醫院主任級的醫生,他都敢拍著胸脯講:我比50年前全世界最好的名醫都要好。這是因為科學是一個積累,過去的醫學成就他都學到了,而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學科學和接受教育的原因。


我們受教育的目的是能夠不斷地進步、不斷地積累。你有了這個基礎以後,就能主動地來做事情。


我們知道人類到目前為止最偉大的一件事是工業革命。如果沒有工業革命,全世界發展2000年平均GDP就是600—800美元。中國到1978年改革開放前人均GDP隻有180美元,這是沒有工業化的結果。今天中國的GD將近人均9000美元,因為我們工業化、現代化了。


所以,工業革命很重要,而工業革命是靠蒸汽機起來的,對蒸汽機貢獻最大的人是瓦特,他改進了蒸汽機,製造出了萬能蒸汽機。在瓦特之前的發明家,都隻是工匠。他們隻憑經驗做事。沒有辦法把經驗傳承給他人,如果他死了,可能他的技術就失傳了。


中國瓷器的發明就是這樣的,發明、失傳、再發明、再失傳,這就是工匠式的發明。


而瓦特不是這樣的,他是有一套科學知識來指導他。瓦特出身於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爸爸是一個名商人,隻是後來生意賠了導致瓦特沒有讀大學。但是,他在大學工作,大學裏的課他都上過,隻是沒有學位而已。


當時,瓦特工作的大學裏的蒸汽機壞了,需要他去修。在維修過程中,他看到了很多蒸汽機的不足之處。因為他在大學裏學了所有力學和熱力學的課程,在此基礎上,他用自己所學的科學知識,成功改進了蒸汽機。


之後,我們就知道要做一件事,首先需要具備科學指導(當然還有其他很多條件),這也使人類在工業革命以後發明的速度變得非常快速,與以前的完全靠經驗積累發展相比,進步飛速。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接受教育的原因,因為教育是你獲得進步的捷徑,你不能靠著工匠式的積累,那個太慢了。


學習前人的經驗是最快進步的路徑,這是我們要接受教育,而且一輩子接受教育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最後,我想總結一下,提四點:


1、要相信這個時代,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好的時代,當然你要找一個相對好一點兒便於自己的發展環境。這個很重要,有時候我們再努力,也不如環境好,這點非常重要。


2、人的見識、教育可以加速進步。


3、素質教育很重要,但是溫飽階段,必須掌握一個技能。


4、教育確確實實能夠改變命運,但是不要指望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史蒂芬森,從最底層一下子到最頂層,認識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認識清楚自己的目標,教育是一個途徑。


謝謝大家!


本文轉載自:小花生網


動動手指,猛戳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