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餘文樂、曾誌偉零片酬出演,不愧是今年最不可錯過的港片

說到喪,恐怕沒人能忘得了年初奧斯卡金像獎6項提名的《海邊的曼徹斯特》。


但影sir最近又發現一部電影,它給人一種壓抑、揪心但同時又欲罷不能的感覺。


終於有一部喪喪的電影能跟《海邊的曼徹斯特》比一比了。


《一念無明》



豆瓣評分7.9,好於68%的劇情片。



這部片子被主演曾誌偉讚為「十年一遇的好劇本」


劇本好到讓餘文樂、金燕玲等一眾大牌演員毫不猶豫以低片酬甚至零片酬出演。



影片采用倒敘的方式展開。


男主阿東(餘文樂 飾)患有躁鬱症。



患有躁鬱症的阿東當年誤殺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因此被判住入青山醫院(精神病院)。



當阿東治療到差不多康複的階段,


從事陸港司機的爸爸黃大海(曾誌偉 飾)把他接了出去。



可是阿東和爸爸的關係並不十分親密。


因為從小時候開始,為了養家糊口,爸爸黃大海就長期不著家。



出院以後,盡管爸爸一直試圖關心兒子,


但阿東始終對那段沒有父愛的童年耿耿於懷。


狹窄的板間房裏,父子倆一直保持著陌生又熟悉的距離。



出院以後,重新投入社會的阿東看起來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


隻是,他的躁鬱症還需要藥物來進行控製。


表麵上看,阿東的身體被藥物控製了,


實際上,阿東的人生更像是被其它什麼東西控製了。



阿東的躁鬱症和他的家庭有著脫不開的聯係。


開貨車的爸爸終日在外,阿東的童年沒有得到爸爸的關心。


弟弟去美國讀書,家裏隻剩下他和疾病纏身的媽媽。



長大後的阿東,不僅要應付朝九晚五的工作,還要照顧脾氣古怪的媽媽。


但媽媽卻並沒有因此就好好對待唯一留下來陪她的兒子。



相反的,媽媽把所有的怒氣都撒在阿東身上。


媽媽終日沉浸在過去的回憶裏。


不甘心現在的狀態,認為自己還應該是處於婚前那個讀過書、受盡家人寵愛的階段。



當她一晃神發現自己隻是一個無法自理、沒人關愛的老人時,


她就開始後悔自己當初嫁人的選擇,然後開始想念小兒子。


她經常對阿東咆哮,把唯一留下照顧自己的阿東當成宣泄的出口。



甩不掉的過去,走不出的未來。



你對過去示好,但過去並不會因此就和你握手言和。


去參加好友的婚禮本來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


當阿東要做這件事的時候,爸爸考慮到他的情況希望他別去。


不過他還是堅持去了。



婚禮當天,好朋友在台上聲淚俱下地講述自己和妻子的愛情故事,台下卻一片哄鬧。


觥籌交錯之間,宴席賓客的聲音完全蓋過了新郎新娘的聲音。



這時候阿東走到台上,情緒激動地拿著麥克風斥責這種不尊重主角的行為,


台下的賓客覺得這人有病,而好朋友隻希望他現在別惹事。



父親工作的時候,開車出事故扭傷了腳,


本應該休息,但為了生活堅持要繼續工作。


作為兒子的阿東想要挑起生活的重擔,於是出去找工作。



一個有躁鬱症病史的求職者,也就意味著要麵對更多的坎。


想到朋友的公司上班,朋友借用兼職的方式婉拒。


去公司麵試,被問到一年前發生了什麼,阿東的情緒再次激動,求職失敗。



看望朋友、找工作、照顧父親,


當阿東試圖以一個「正常人」的姿態回歸社會,


卻似乎沒有受到社會的多一點耐心和善意的接納。



如果說壓抑的環境導致阿東的崩潰是必然,


那昔日的未婚妻就是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找到未婚妻的阿東本來滿懷愛情的希望,生活充滿了亮色。


但在一次教會活動上,未婚妻的行為在他的舊傷口上狠狠地補了一刀。



未婚妻以寬恕的名義,哭訴阿東離開的這一年,


給她帶來的經濟上的壓力和精神上的折磨。


嘴上邊抱怨邊念一句“阿門”,從微笑著高唱讚歌到崩潰大哭。


阿東落荒而逃。



當阿東幾乎要因為愛情的光芒走出了“躁鬱”的陰影的時候,


這種充滿刻骨仇恨的“寬恕”將他擊落到精神世界的穀底。



情緒激動的阿東跑到超市瘋狂的吞掉一大口一大口的巧克力,


可是無論吃多少包,深深的苦痛還是難以消除。



這種感覺就像阿東曾興致勃勃的在房頂種下的植物,


無論一開始投入多少激情,隻要中間的環節出了差錯,就功虧一簣。


那些枯萎掉的植物,都是我們曾努力振作卻無能為力的證據。



這部影片表麵上好像在講躁鬱症,


實際上,社會更深層次的冷漠才是對無助個體的一種摧毀式的壓力。



求職的失敗,未婚妻的仇恨,鄰裏的驅趕,


社會的不接納諸如此類,甚至是一個微小的眼神都足以擊垮脆弱的神經。


好在無論發生什麼,阿東身邊都還有不離不棄的父親。



看完這個故事,整體感覺就是既壓抑又不開心,


但在快速發展、冷酷麻木的社會運轉成一部失控機器的同時,


能有這樣一部充滿人文關懷和細微洞察力的作品,實為觀眾的幸運。



「阿東」不是這個社會的邊緣人,他早已融入每個人的生活而未被發現。


片中曾誌偉飾演的父親重新審視了自己和兒子的關係以後,說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


他說「不是什麼都可以外交給別人做」



是啊,如果早年他能多給家庭一些陪伴,事情可能就不會發展到現在這樣了。


如果我們遇到電影中的阿東都避之不及,那這個社會可能會越來越冷漠。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杆良知的秤。


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對的,你心裏早就知道了。



影片最後的畫麵是阿東和父親在天台擁抱,


阿東對父親說「沒事了」



這個久違的擁抱,像是與昨天和解,又傳達出一種難以言說的結局。


溫暖卻還是孤獨。



其實生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包裝廠,我們隻能看到外層加工過的鮮豔色彩。


當你走在繁華喧鬧的十字街,你難以想象它是由一間間擁擠狹小的隔板房裏層組成。


你更難以接觸這其中住著的一個個瑣碎又艱難的故事。



正如魯迅所言,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但我們能做的,就是當你近距離的麵對這份吵鬧,


多一點體己,少一分責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