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3 13:05:47  


台灣詐騙團夥人神共憤

4月15日上午,台灣“太陽花學運”主事者、“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及多個公民團體,到“立法院”前抗議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未落實民間版的五大“立法原則”。想當初,民進黨和太陽花運動組織者走的多麼親近,一旦上台,也早忘了當初的信誓旦旦。正如新黨青年委員會主席王炳忠所說,“我們都是政治詐騙的受害者”。



“台獨詐騙集團”的兩麵手法

林飛帆隻是上了一次當而已,相比之下,台獨分子所鼓吹建立的“台灣國”就是一群詐騙集團所捏造出來,用來騙取錢財和名聲的“投資項目”,而他們這二十多年來所騙取的利潤可不是那些靠電話或社群網路詐欺所能比擬。

在這世上除了華爾街金融集團,大概還沒有像台獨詐騙集團一樣“投資報酬率”如此高且受到客戶高度信任(不管是沉迷於他們給予的願景,還是單純看中他們騙錢的能力)的團隊。台獨詐騙集團的概念有點類似龐氏騙局,但手法更加複雜。龐氏騙局意指成立空殼公司誘騙人們投資,保證投資者短期內獲得高回報使更多人上當,但其實不過隻是把新投資者的錢支付給最初投資的人當作回報,直到再也付不出錢為止。

台獨詐騙集團高明的地方在於,他們不需要以物質回報來維持信用,而是以幻想出來的願景與未來收益作為抵押。台獨詐騙集團的中流砥柱是台灣島內本土資產階級中的台獨企業,這些企業與一般台商和被視為“統派”的企業不同,他們更擅於隱藏自己的身份,不像富士康或旺報等企業高調,也不會以自己母公司的名義親自去內地投資,而是用各種不起眼的子公司來挹注資金參與房地產等投資項目,或是與內地的民營企業開展合作以避人耳目。

他們在內地賺取大量收益,回到台灣後除了繼續投資房市股市外,其餘用來投資政界與媒體,在台灣選舉是個高收益卻也是高成本的投資,可以說沒有企業提供的政治獻金是幾乎無法進行的。然而一旦打贏選戰,其背後的利益也是非常可觀,借由地方政府公開招標、采購、產商回扣、影響政策、推動減稅等方式就能在短期內回收成本。政商關係打好,即便這些企業老板都沒有成為“宰相”的機會,留下的資產也足夠養好幾代紈絝子弟了(更不用說在台灣遺產稅的最高稅率已調降至10%)。

李登輝


獨派媒體以《自由時報》、三立電視和民視為三大支柱,在馬英九聲望低落後也有不少媒體加入了批藍鬥馬的半獨媒行列,其政治新聞攻擊對象以藍營與統派為主,兩岸新聞則是盡可能醜化或抹黑大陸,政論節目的主題也常出現中國威脅論或中國崩潰論的論調,來賓與主持人隻需要配合劇本罵人就能賺錢,言詞可說是極盡挖苦、激進與低俗。這些企業的目的大概可以歸納成三個,其中第一個目的就如上述所說,無非是吸引觀眾目光並攻擊對手,在選舉時期幫讚助對象或稱政治代理人拉選票以獲取更多利益。

獨派媒體渲染中國威脅論或中國崩潰論的另一個方法,是刻意捏造一些“宮鬥”劇情,海量報導大陸社會矛盾、貶低人民文化素質、撰寫商業界競爭下落敗者的故事(原因多為落後產業淘汰,但總會牽扯到對大陸投資政策的不滿)、誇大大陸經濟增長減緩的影響、大陸投資環境惡化等報導。


在撰寫類似報導這一點上,台灣和歐美日許多商業媒體的觀點總是一致,與此同時又會出現一些評論,說某些經濟體比中國更成功。例如宣稱印度經濟會比中國經濟GDP增長率更高,而當印度經濟遇到危機時,又轉而說外國公司與其在中國投資,還不如選擇墨西哥。如果墨西哥又出現了危機,他們馬上又會炮製出另一個地方,公布投資利多消息並提高信用評估,像是高盛集團在金磚四國後又創造出的其他名詞,靈貓六國、高成長八國、金鑽11國等等,隻要不是中國。這就是他們的第二個目的,阻撓外國和台商企業來內地投資。盡管中國本身資金足夠充裕,關鍵技術和管理經驗也快速追上發達國家,但在經濟發展與全球化的時代,外國的資金技術對中國經濟發展還是不可或缺。

而對台獨企業來說,由於技術優勢差距大致不如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差距來得大,因此這麼做的可能還有另一個目的,即誤導其他台商,使其不願到內地投資,一方麵可以讓“南向政策”等對外投資政策交出一份稍微好看的成績單,另一方麵深知內幕的台獨企業可趁機擴大在大陸市場的份額,繼續受益於中國政府的優惠政策。至於像郭台銘、蔡衍明等勇於西進,又不願資助“台獨”的企業家,“台獨”是不會放棄任何能操縱輿論對他們進行批鬥的機會的。

第三個目的,或許也是更為陰險、隱晦的目的,則是轉移焦點。由於過去三十多年來各國政府推行學術主流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在放鬆金融管製、減稅、私有化等政策下,貧富差距嚴重擴大,長期積累的仇富情緒在經濟蕭條時一舉爆發,此時政經高層為了保住他們的利益,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製造族群衝突等各種矛盾來轉移窮人與富人之間的矛盾,就像美國選戰一樣,台灣選戰也善於打出中國牌來應付,李登輝執政時期台灣隨著“民主化”而啟動一係列新自由主義式經濟改革,包括國有資產私有化、金融自由化等,造成貧富嚴重分化,人民成了活在房屋等債務陰影下的“無殼蝸牛”。

在撰寫類似報導這一點上,台灣和歐美日許多商業媒體的觀點總是一致,與此同時又會出現一些評論,說某些經濟體比中國更成功。例如宣稱印度經濟會比中國經濟GDP增長率更高,而當印度經濟遇到危機時,又轉而說外國公司與其在中國投資,還不如選擇墨西哥。如果墨西哥又出現了危機,他們馬上又會炮製出另一個地方,公布投資利多消息並提高信用評估,像是高盛集團在金磚四國後又創造出的其他名詞,靈貓六國、高成長八國、金鑽11國等等,隻要不是中國。這就是他們的第二個目的,阻撓外國和台商企業來內地投資。盡管中國本身資金足夠充裕,關鍵技術和管理經驗也快速追上發達國家,但在經濟發展與全球化的時代,外國的資金技術對中國經濟發展還是不可或缺。

而對台獨企業來說,由於技術優勢差距大致不如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差距來得大,因此這麼做的可能還有另一個目的,即誤導其他台商,使其不願到內地投資,一方麵可以讓“南向政策”等對外投資政策交出一份稍微好看的成績單,另一方麵深知內幕的台獨企業可趁機擴大在大陸市場的份額,繼續受益於中國政府的優惠政策。至於像郭台銘、蔡衍明等勇於西進,又不願資助“台獨”的企業家,“台獨”是不會放棄任何能操縱輿論對他們進行批鬥的機會的。

第三個目的,或許也是更為陰險、隱晦的目的,則是轉移焦點。由於過去三十多年來各國政府推行學術主流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在放鬆金融管製、減稅、私有化等政策下,貧富差距嚴重擴大,長期積累的仇富情緒在經濟蕭條時一舉爆發,此時政經高層為了保住他們的利益,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製造族群衝突等各種矛盾來轉移窮人與富人之間的矛盾,就像美國選戰一樣,台灣選戰也善於打出中國牌來應付,李登輝執政時期台灣隨著“民主化”而啟動一係列新自由主義式經濟改革,包括國有資產私有化、金融自由化等,造成貧富嚴重分化,人民成了活在房屋等債務陰影下的“無殼蝸牛”。

從這些台獨分子不一致的言行舉止來看,他們是會為了自身龐大的利益而出賣他們創造的所謂“台灣人”和“台灣國”的未來,這也是筆者稱他們為詐騙集團的最大原因,如果還有人甘心受騙的話,隻能說很抱歉,沒有任何一個“檢察官”會願意幫你追討權益。


朋友,這裏是全國最專業最權威,彙聚數十萬粉絲的翡翠玉石珠寶公眾交流平台,我們期待您的加入!

微信號:194481928

購買、收藏翡翠請加·微信:A15915986390

1.出售商品均為天然翡翠A貨,帶權威鑒定證書,支持全國複檢!

2.為您提供翡翠第一手貨源,朋友圈相冊看貨,順豐郵寄送貨上門!

電話:13503076977

地址: 廣州華林國際玉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