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05:56:01  

學者簡介


作者:信強,複旦大學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文章來源:上海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於2017年2月10日在上海社會科學院舉辦“尼克鬆訪華四十五周年:中美關係回顧與展望&陶文釗教授新書發布會”學術研討會


   

    隨著特朗普於2017年1月入主白宮,美國國內政治格局以及對外政策已然出現不同幅度的變化和調整,也將對中美關係的走勢,進而對兩岸關係產生深遠的影響。


    未來圍繞不同的議題領域,中美之間“以問題為導向”(issue by issue, case by case)的“競合態勢”不僅會繼續成為中美戰略博弈的“常態”,並且將不斷得到強化。尤其是近年來美國以中國為主要對手,在亞太地區的安全布局雖然已經基本到位,但是卻遠未達到其預期的效果。在中美對彼此的戰略疑慮不斷升高的背景下,麵對大陸的壓力,民進黨當局必然會在各個領域,尤其是安全和軍事領域尋求美國和日本等國的支持和“保護”,從而使台灣問題有可能在時隔八年之後,再次成為一枚可能被引爆的地雷


    日前,蔡英文與特朗普實現首度通話,祝賀特朗普當選,開創了美台關係史上一個極為惡劣的先例。以此為肇始,未來台灣當局勢必會尋找一切機會,大幅度提升美台關係。而從特朗普及其執政和幕僚團隊近期的一係列富有挑釁性的政策表態和行為舉措來看,美國為了利用台灣問題牽製中國大陸,未來可能會在以下幾個領域采取措施。


    首先是在安全領域,作為美國介入台海問題最有效的一張牌,特朗普可能會要求台灣增加軍費開支,加大對美軍購的力度,出售更為先進的海、空、反導武器係統,提升台軍的戰鬥力。而蔡英文當局為了拉攏美國對抗大陸,也必然會予以積極配合,美國對台軍售很有可能在特朗普執政後得到大幅度的強化。



    就對台軍售的硬件而言,其中具有指標意義的是F-16A/B戰鬥機的升級以及美台聯合作戰能力的提升。2015年10月16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製的首架配備AN/APG-83型有源電子掃描陣列雷達的F-16V首飛成功。台灣將是該機型的首批客戶,台灣空軍旗下145架F-16A/B型戰機將升級為F-16V標準型,改裝工作預計於2022年完成。這一軍售項目及其配套裝備和設施無疑將對台海兩岸空中力量的對比產生直接影響。

與此同時,更加值得關注的是美台安全與軍事“軟件合作”的加強。美國在對台出售軍事硬件如先進武器裝備之外,為了防止遭到中國大陸的抵製,會將主要精力放在一些“隱性”項目或領域,包括大力加強美台兩軍之間在互操作性、情報共享、信息通聯、聯合作戰等方麵的交流與合作,以及在高精尖武器的研發和生產方麵的技術轉移與合作,例如中遠程巡航導彈技術,C4ISR能力的建設,太空能力建設,潛艇建造技術(包括導航係統、火控係統、發動機、特種鋼等),使美台成為“無名而有實”的“軍事同盟”。


    其次,特朗普執政後,美國很可能會繼續強勢介入南海問題,加強在南海地區的軍事存在,推動蔡英文當局允許美國在南海建設遠程對海、對空警戒雷達,監控和偵察中國大陸在南海海域的行動,使美國對南海情勢的掌控更加及時準確。在此情勢下,美台在南海方麵很可能會有進一步的合作,蔡英文為了拉攏美國,不排除以南海問題作交易,包括允許美國在太平島部署遠程預警雷達,甚至以人道主義救援等名義,變相允許美軍使用太平島的設施,甚至短期駐留或長期進駐太平島



    第三,推動美台雙邊貿易、投資協定的洽簽。特朗普退出TPP,導致奧巴馬所推動的多邊經濟貿易合作框架失去主要的推動力。在另一方麵,奧巴馬任期內在經濟戰略方麵,對雙邊框架包括雙邊FTA的洽談和簽署興趣不大,但是特朗普上台後,則會以雙邊政策框架為主要的政策著力點。而台灣方麵鑒於美國退出TPP,也已開始調整,轉而力推與美國洽談雙邊貿易和投資協定。例如早在2016年12月12日,蔡英文與美國副助理國務卿暨主管亞太經合會(APEC)事務的高級官員馬誌修(Matthew J. Matthews)會麵時便聲稱:在經貿方麵,台灣“會持續跟重要的貿易夥伴進行多邊與雙邊的貿易對話,我也相信任何一個完整的亞太區域的自由貿易協定或者是跨區域的經濟整合,都不應該排除台灣。”鑒於特朗普勝選導致TPP前景不妙,蔡英文明確表示,希望美方能夠了解台灣持續推動多邊及雙邊的自由貿易協定及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決心,支持簽訂台美的雙邊投資協定及自由貿易協定。因此,未來不排除特朗普會利用蔡英文“聯美抗中”的心態,迫使台灣當局通過允許美國豬肉進口,更大程度地開放島內市場,以換取美台經貿關係的升級。


    第四,美國特朗普政府會加大對大陸的施壓力度,支持台灣“維持和拓展”國際空間。一旦大陸對民進黨施加“懲戒”,停止“外交休兵”,在“國際空間”問題上出手,例如與台灣現有部分“邦交國”建交,抑或是繼續抵製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等國際組織的活動,勢必會被美國指責為“破壞台海現狀”、“加劇台海緊張”。此外,美國還會更加積極地支持台灣當局加入國際刑警組織等各種國際組織,以及其他區域性經濟一體化機製。


    第五,隨著特朗普上台後有可能在亞太地區實施一定程度的戰略收縮,為了保存美國國力,特朗普很可能會允許甚至鼓勵日本在地區安全領域“享有更獨立的地位”,“發揮更大的作用”,也將推動日本更加積極、深入地介入台灣問題,與蔡英文當局展開合作,鼓勵日本在安全、軍事、科技、經濟等各方麵加強對台灣的滲透和扶持,進而在經濟議題上抵消大陸對台灣的“磁吸效應”,在安全議題上打造美日台三邊“準軍事同盟”架構,以協助美國共同牽製和抗衡中國大陸


    

    在美國的亞太政策、對華政策以及對台政策開始逐步調整之際,另一個值得我們予以高度關注的問題是,較之奧巴馬政府而言,美國國內政治生態已然發生了顯著變化,從而可能對美國的兩岸政策製定產生十分消極、負麵的影響。


    首先,是白宮和行政部門將由安全政策方麵,尤其是對華政策方麵的“鷹派”掌控;美國高層目前了解兩岸關係及其嚴重性的官員似乎並不多,例如國務卿、防長、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等重量級人物均“不熟悉兩岸關係”,也缺乏經驗,很容易在兩岸出現問題時應對失措,導致局勢升級和惡化。


    其次,未來美台關係一個需要關注的重點是共和黨全麵掌控的國會參眾兩院。馬英九8年期間國會對台灣問題感興趣的議員很少,訪問台灣議員也寥寥可數。但是近兩年來形勢出現重大變化,對台灣問題感興趣的議員數量急劇增加,其主流態度為“親台反陸”,認為“美國國務院欺壓台灣”,對大陸“妥協”,因此國會需要“主動采取行動保護台灣”。主要代表人物為參議員麥凱恩和魯比奧,眾議院為羅伊斯等人。國會議員更多地主張“打台灣牌”,而且更少顧忌大陸的反應,未來一旦在國會參眾兩院推動涉台法案,包括對台軍售、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幫助台灣對抗大陸政治和經濟施壓等議題,將很容易得到通過,從而與白宮形成相互促進、相互配合的局麵。這點情況有點類似於1990年代中期李登輝時期,以及2000年初陳水扁第一任期。一定程度上來說,國會可以說是充斥“親台”議員,尤其是參眾兩院很多領袖,大部分重要委員會(如外交委員會、軍事委員會等)的主席和資深議員,以及一些重要的、有影響力的議員,均對台灣持同情和支持態度,對大陸的兩岸政策不滿,未來很可能會興風作浪;


    第三,以“福摩薩公共事務委員會”為代表的親台利益集團在蔡英文上台周日漸活躍,並且已經多次向國會參眾兩院親台議員提交重要的法案文本,並促成法案在國會的通過,其中“美國對台六項保證”在國會的通過便是一個例證。


    第四,美國國內已經出現多個立場完全傾向於台灣的學術機構和智庫,包括“全球台灣研所”,未來將對美國學術界、輿論界和公眾傳輸完全一邊倒的“親台”(反華)信息


    

不可否認,特朗普執政將為美國兩岸政策的製定和執行注入巨大的不確定性。特朗普上台後中美關係也將經曆一段艱難的調試期,甚至是摩擦期。中美兩國對於蔡英文政策的判斷,以及中國大陸的應對策略等問題存在一係列分歧和衝突,一旦台海出現危機,中美兩國很有可能會陷入雙方均極力避免陷入的“修昔底德陷阱”。未來特朗普政府在保守派人士的支持下,極有可能會利用“台灣牌”,通過對台軍售、提升美台實質性關係等方式來製衡和防範中國大陸的崛起,這勢必會使中美本已日趨尖銳的戰略矛盾進一步升級,也將使中美關係進入一個更加危險的“風暴區”,進而對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造成嚴重的影響。

 

              (配圖來源自網絡)

(作者:信強,複旦大學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國際關係研究”觀點

文章來源:“尼克鬆訪華四十五周年:中美關係回顧與展望&陶文釗教授新書發布會”學術研討會

《國際關係研究》

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聯係電話:021-53068384

投稿郵箱:ggyj@sass.org.cn

版權所有,歡迎個人轉發,媒體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