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06:14:17  

撰文:Tara Lachapelle

巴菲特不僅再次坦露他對美國忠貞不渝的熱愛之情,還為當下投資大討論提供了一個理性的聲音


“伯克希爾這片森林的增長才是最重要的,過分專注於任何一棵樹都是愚蠢的”


世事多變——哥們,難道不是嗎?——但有一件事不曾改變,那就是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年一度的致股東公開信。


2月25日早上,這位億萬富翁不僅再次坦露他對美國忠貞不渝的熱愛之情,還為當下如火如荼的投資大討論提供了一個理性的聲音。他對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經理人團隊稱讚有加,同時謙虛地承認錯誤,並向股東們保證,這家公司和這個國家的好日子還在前方。幸運的是,這位86歲的老人2017年基本上放棄了那些帶有色情意味的類比。他的確提到結腸鏡檢查,但這一次沒有講那個關於兩性人生育能力的老段子。


不過,這封信確實有點乏味,倒不是因為它沒有包含往年常常奉送的“壞爺爺”幽默。


巴菲特喜歡在股東信中用“令人吃驚”來形容GDP增長和伯克希爾的營收


一方麵,巴菲特巧妙地尋求緩解投資者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擔憂,他甚至沒有提特朗普的名字——令人備感清爽。事實上,如果你過去兩耳不聞天下事,剛剛讀到這封信,你恐怕不會從中感覺到,美國的政治生活發生了巨變,甚至也不會意識到,這個國家剛剛經曆了一個極具爭議的選舉年。巴菲特從2016年的信中複製和粘貼了一句話:“今天出生在美國的嬰兒,是曆史上最幸運的一代。”(盡管如此,他對自由市場體係、移民和法治的大聲呼籲,仍然是往年所沒有的。)


那麼,為什麼說乏味呢?伯克希爾的A類股票剛剛實現了一個重要的裏程碑,連續8天收於每股25萬美元以上。此外,他也沒有談論伯克希爾支持的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放棄以143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聯合利華(Unilever)這筆交易。據說,巴菲特是該決定的幕後推動者。他似乎也沒有為投資夥伴豪爾赫·保羅·雷曼(Jorge Paulo Lemann)說幾句好話?(作者注:雷曼執掌的3G資本和伯克希爾公司,是卡夫和亨氏於2015年合並後最大的股東。)


自宣布取消與聯合利華的合並談判以來,卡夫亨氏的股價連續多日下降。但無論巴菲特說沒說,這家食品巨頭未來仍然會實施一筆驚天大交易


但我們很高興看到巴菲特談到透明度問題。我此前曾撰文指出,這是他的最終繼任者必須在伯克希爾實施的最大改變。例如,其龐大的製造、零售和服務部門幾乎無所不包,從Fruit of the Loom內衣到路博潤化學品(Lubrizol),不一而足。但這些業務的個體表現幾乎不為投資者所知。討論這個話題時,巴菲特指出,他們現在可以找到關於業務運營的“一點細節,”旋即補充說:


“但請注意,伯克希爾這片森林的增長才是最重要的。過分專注於任何一棵樹都是愚蠢的。”


最重要的森林,不是樹,明白。但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將為下一位掌門人改善伯克希爾的透明度奠定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這封信沒有提及“捕象槍”和並購展望。這可能是許多讀者最期待的內容——一旦他們獲悉伯克希爾的下一個收購對象,他們就能遵循“跟著沃倫有肉吃”這一原則順勢操作。在最近幾年的信函中,巴菲特逐漸削減了對收購計劃的討論,也許是因為在這個時點,他的收購計劃已經是眾所周知,但肯定不是因為計劃有變。2016年斥資370億美元收購航天零件供應商精密鑄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的交易正在帶來回報。如果曆史可供借鑒,另一筆同等規模的交易想必為時不遠。


伯克希爾囤積的現金不斷擴大,巴菲特渴望將它們花在高回報投資和收購項目上


奇怪的是,巴菲特用了一段略顯囉嗦的文字,反駁那種認為股票回購幾乎不應該是美國人所為的批評意見。倘若巴菲特正在準備回購伯克希爾的股票,那倒可以理解。但他的股票回購政策非常明確:隻有當股價較賬麵價值溢價20%時,他才會這樣做——伯克希爾的股價目前還遠遠沒有達到這一水平。這番表態可能意在支持伯克希爾持股的一些公司——如果它們認為自身股價很便宜,這些公司可能會繼續舉債回購股票。


巴菲特還糾正了一種謬見,即伯克希爾將永遠持有某些股票。伯克希爾最近剛剛清空了手頭上剩餘的沃爾瑪(Wal-Mart Stores Inc.)股票,同時一反巴菲特不碰航空股的固有立場,大手筆增持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 Inc.)和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 Group Inc.)等運營商的股票。


伯克希爾2016年新增和失去興趣的投資項目


他是否在暗示將清倉另一隻股票?如果是這樣,我們猜測這個退出對象將是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 Co.)。伯克希爾持有這家信用卡公司近17%的股份,現在價值約120億美元,遠高於12.9億美元的買入價。2月早些時候,93歲的伯克希爾副董事長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狠狠地攻擊了一番美國運通。他說,支付行業的未來並不是“可知的”,如果你對其前景感到困惑,那麼“歡迎加入這個俱樂部”。你肯定預想不到,美國運通的大股東竟然會說這樣的話,而芒格恰恰是巴菲特身邊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巴菲特也沒有提及另一個大投資項目:富國銀行(Wells Fargo&Co.)。由於創建未經客戶授權的帳戶以完成銷售目標,這家銀行一直深陷醜聞。在遭到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口頭抨擊之後,富國銀行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約翰·斯坦普夫(John Stumpf)黯然離職,蒂姆·斯隆(Tim Sloan)接過公司權杖。


巴菲特在2016年11月表示,斯隆是一個“完全正確”的人選。最新的文件顯示,伯克希爾在該銀行的持股並無變化。


年年歲歲花相似, 歲歲年年信不同。看到“奧馬哈先知”的來信總是令人愉悅,但這次讀罷來信,卻總好像覺得意猶未盡。


(本文內容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彭博有限合夥企業、《商業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延伸閱讀 |巴菲特入股蘋果和航空業,彰顯左膀右臂影響力


撰文:Noah Buhayar


從伯克希爾新增的某些重倉股可以看出,作為巴菲特的左膀右臂,托德·康布斯(Todd Combs)和特德·韋施勒(Ted Weschler)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巴菲特2月27日接受CNBC采訪稱,伯克希爾入股美國航空就是“其中一個家夥”負責的,此人最初在一群航空公司身上下注。2017年86歲的巴菲特也入股了美國另外三大航空公司: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巴菲特還表示,伯克希爾在蘋果(Apple Inc.)的小部分投資也是由其中一位副手決定的。巴菲特隨後加倉,持股量增至1.33億股,按照2月24日收盤價計算,持股價值超過180億美元。


這些投資讓很多伯克希爾的擁躉們瞠目結舌,因為巴菲特往往不投資於科技行業,而且多年來一直批評航空業是一塊糟糕的業務。雖然副手們往往獨立行事,但巴菲特2月27日的說法顯示,左膀右臂們正在給巴菲特帶來新的理念。


“能有另外兩人幫著研究新理念,挺好,”Wedgewood Partners首席投資官大衛·羅爾夫(David Rolfe)表示。“我敢肯定,這些家夥知道什麼可以引起巴菲特的興趣。”Wedgewood Partners管理著72億美元投資,是伯克希爾和蘋果的投資者。


“糟糕的第一世紀”


巴菲特在27日並未透露哪位副手投資了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哪位副手投資了蘋果。知情人士此前表示,55歲的韋施勒2016年看了美國航空的一場演示之後,研究了航空業。美國航空首席執行官白偉德(Doug Parker)認為,行業整合終結了困擾航空業幾十年的榮枯周期。


巴菲特27日表示,航空業遭遇了“糟糕的第一世紀”,但他的看法已經好轉,因為航空公司以前運力更高。他說,這很關鍵,因為太多運力會迫使航空公司降價,長期下去就會破產。


韋施勒2016年還對一份德國雜誌表示,雲計算與app讓客戶對蘋果更加忠誠。巴菲特在27日呼應了這個看法,稱他看好蘋果公司,因為很多客戶已經離不開該公司的產品。


編輯:馬傑、劉馨蔚

翻譯:任文科


◆  ◆  ◆  ◆  ◆  


回複你感興趣的關鍵詞

立即獲得關於TA的更多信息!


海外並購小程序豬圈老牌航空韓國醜聞

紮克伯格氣候變化喬布斯遺作玉皇山南小鎮

農民工成人用品馬甲線淘寶俄羅斯富貴病

SUV王國網紅特朗普母校毒販企業家三星太子

......    

韓國特別檢查機構:李在鎔將被起訴

太子被捕 三星何去何從|視頻

盡在《商業周刊/中文版》App

長按識別二維碼,速速下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