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08:05:14  

銀行是一個專業性非常強的企業,在銀行工作,尤其是擔任一定的領導職務後,不懂業務肯定是不行的,但僅僅懂得一些業務也是斷乎不夠的。作為領導幹部,在管理好具體業務工作的同時,搞好班子團結也是重要工作之一。“德才兼備,以德為先”聽起來總覺得有點空,但個中具體內容委實不少。


一個單位、一個部門的工作開展得如何,固然取決於方方麵麵的因素,但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點是這個班子是不是堅強有力,是不是團結。在座的同誌,或大或小都是領導,平常都生活在某一個班子裏,都能親身感覺到班子是不是團結。班子是否團結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大家平時都有體會,也都有思考,下麵我想就領導幹部怎麼搞好班子團結,怎樣為維護班子團結做出應有的貢獻,講講五個怎麼辦,與大家一起交流一下。


如果遇到我們認為水平比自己低、能力比自己差的領導或同事,怎麼辦?


我們生活在一個單位、一個部門、一個班子裏,各種人都有。有的人經常心裏暗暗評判自己的領導,評判周圍同事,不過有的時候不說出來而已,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這個領導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不行啊,沒能力、沒水平,等等。尤其發現有的人在某一方麵同自己的長處相比存在明顯反差,例如,自己學曆比較高,自己專業比較強,而這又恰恰是對方的弱項時,這種感覺可能會更強烈。


其實,這個問題不是我出的。有一次在工商銀行總行機關召開的青年員工座談會上,一位剛剛畢業進入總行機關的年輕同誌說:“我有一個問題。如果我的領導的水平能力比自己低,我該怎麼辦?”他一說完,大家哄堂大笑。大多數人可能都在暗暗批評這個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其實何止年輕人有時有這種感覺,就拿我們這些摸爬滾打了十多年、二十多年的同誌們來說,有時也可能會產生這種想法,對周邊的同誌和自己的領導,有時會有這種感覺。


有了這樣的感覺怎麼辦?首先要冷靜地問問自己,這種判斷是不是客觀準確?是不是這個同誌真的比你差?在思考自己的判斷是否準確的時候,一定不要以己之長比人之短。“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簡單地拿自己和別人比較,是很難比出個長短,比出個高低來的,因為自己的判斷往往是不夠全麵、不夠準確的。所以,有了這種想法之後,要有自知之明,要冷靜地、平心靜氣地想想自己的想法對不對。實際上,每個同誌都有他的長處。再說直白一點,他能幹到這個程度,能和你在一個班子裏,甚至能成為你的領導,也不是一日之功,必有他的長處所在,我們要善於發現別人的長處。


其次,即使這個同誌確實比你差,水平不高,能力不夠,我們也要堅持基本的為人處事準則,簡單地說就是要尊重他人、遵守紀律、服從領導、出於公心、講究方法、積極補台。即使別人確實比自已差,比自己弱,但比自己弱的人並不就是不值得我們尊重的人。尊重他人是一個基本的原則,現在提倡建設和諧社會,和諧社會重要的內容之一就是要講倫理道德。大國學家梁漱溟曾言:“倫理社會所貴者,一言以蔽之:尊重對方。”更何況我們是共產黨員,是受黨多年教育的領導幹部。即使別人真的比你差,你也要尊重別人,同時要遵守紀律。班子裏是有規矩的,上下之間也是有規矩的,遵守紀律非常重要。同時要出於公心,要講究方法,有的時候某件事情他可能辦得不好,此時,你應該積極補台,而絕對不能做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事情。我們要記住一句老話:“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在一個團隊裏,看到好的,我們要跟他學,擇其善者而從之;別人不對的地方興許也會有,我們要改,不去學,不善者而改之。正如《論語》裏說的:“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見賢思齊就是看到好的,就向他看齊,向他學習;見不賢而內自省,就是看到不好的、不對的,則自省,提醒和對照檢查自己。


如果下屬、中層幹部或班子成員與你議論班子另一成員的不是,怎麼辦?


作為班子成員,甚至主要領導,有的時候會遇到你的屬下、中層幹部或者班子成員,到你麵前來議論班子另一成員的不是,這個時候該怎麼辦?


首先就是不要隨聲附和,尤其是在以下兩種情況下更不能隨聲附和:一種情況是這兩名同誌之間本身就存在矛盾。張三和李四有矛盾,張三到你麵前說李四的不是,你就不能隨聲附和,相反要替李四做一些解釋,“不會吧,你是不是誤會了,我想他不是這個意思”。另一種情況是你本來對李四就有點看法,或者說你平時對他的批評、指責比較多。在這種情況下,張三到你麵前說李四的不是,你也不能隨聲附和,不能覺得正合你意,就一起議論起來。這種做法不利於班子團結,同時也有損自己的威信。特別是主要領導,更不能這樣做。


道理好講,但處理起來並不容易。特別是當一個人到你麵前反映班子其他成員有什麼事情、做得怎麼樣時,你可能馬上就非常生氣,就附和了他,表示了自己的態度,甚至話講得很重,這是經常碰到的事情。說了以後怎麼處理?一定要設法彌補,要找張三、李四,最好還有幾個人都在場的時候,公開把你的意見說一說。當然,怎麼說一定要注意方法。


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一定要讓張三知道你在李四背後說的話也可以當著李四的麵說,甚至當著大家的麵說。一定要做到這一點,這是維護班子團結的一項重要措施和有效方法。切忌張三到你麵前說李四,你們兩個關著門說得很熱鬧。過幾天,張三推門正好看見你和李四兩個人在屋裏說得也很熱鬧。你說張三會怎麼想?“這是不是在說我呢?”今天他懷疑說我,明天我懷疑說他,整個班子就搞散了。“一把手”絕不能以為,你對他有意見,我就在你麵前說說他迎合你,這樣可以調動你的積極性;他對你有意見,我在他麵前又說說你的不是,又調動了他的積極性。這是最不正派的做法,也是最愚蠢、最無效的做法。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君子什麼事情都可以坦誠相言,放在明麵上。隻有小人才經常背後琢磨人,嘀嘀咕咕。


所以,班子成員在一起不要互相議論,你的部下、中層幹部到你麵前議論其他班子成員,你更不能隨聲附和,要做解釋、說服工作,甚至還要批評這些同誌,表明你的態度。這不僅是工作方法的問題,更是思想方法的問題。當領導的站在明處,其他人在暗處。我們有時會擔心別人議論自己,被議論總不是讓人高興的事情。但是,有這麼一個道理:你不議論別人,別人議論你的事情就會少一點。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問題,例如嚴於律己,要爭取做到沒什麼事情別人可以議論。總之,人和人之間要坦誠相待,班子成員走到一起不容易,應當共同營造良好氛圍。


作為領導幹部,發現自己講話或者拍板有錯,甚至失誤了,怎麼辦?


我們經常說“永不言敗,不怕困難,永遠把困難兩個字甩在身後”。但是,“永不言敗”不等於“永不言錯”。有時候我們有一種誤解,領導幹部,尤其是“一把手”,說出一句話,輕易就改,承認錯誤,肯定會影響威信。領導幹部當然要忌諱朝令夕改,考慮問題要周全,朝令夕改不僅影響自己的威信,而且會影響工作。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發現自己的錯誤,小到一句錯話,大到一項錯誤決策,都不能承認,還要一條道走到黑,固執到底。好像過去皇帝金口玉言,說出的話肯定是對的。“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就是說錯了不改才是真正的錯誤。不要以為所有人都不會發現我們做錯了。群眾是聰明的,同事們都是很聰明的。現在員工學曆這麼高,都受過高等教育。你一件事情辦得對不對,一句話說得對不對,批評一個人有沒有道理,大家心中都有基本的判斷。你不承認錯誤,未必大家就認為你是對的。“君子之過如日月之蝕”,君子的過錯就像日食月食一樣人人都能看到。作為主要領導,一件事情做錯了,實際上人皆見之,人人都知道。你改了,人人都仰頭看你,就像看日食月食缺了又盈,反而有威信。


所以,領導幹部,特別是主要領導,說錯話了,辦錯事了,不要固執己見,不要認為錯了又改就是朝令夕改,就影響威信了。其實不是這樣的。要坦誠,要勇於承認,並表示這事我當時不了解,我的說法不對,或者我了解情況不全麵,看來某某同誌當時的說法是對的,現在咱們想個辦法糾正一下,采取措施彌補一下。必要的時候,該這樣表態就要這樣表態。當然認錯也要考慮場合、時機,要看事情的性質是什麼,不是說領導幹部可以上午說的下午就不算,今天說的明天就不算,這看上去挺謙虛,挺容易改正錯誤,但是會使整個單位的同誌無所適從。具體怎麼辦,這就要靠我們自己去把握了。人生是一本書,是永遠學不完的,直到眼睛閉上了,最後一頁才合上。


研究討論問題時有少數不同意見,怎麼辦?


研究討論問題時有少數不同意見也要認真地聽。如果自己認為少數人的意見是正確的,這時比較容易做到注意去聽。但有時少數人的意見恰恰不怎麼有道理,或者說不符合你的想法,是你不準備采納的一種意見,那又該怎麼對待呢?我想,也不要簡單地加以否定,要注意分析他的意見的積極意義所在,注意其意見有沒有值得關注的價值,哪怕是一點點價值。


在班子討論問題的時候,大家發了言,主要領導作為班長肯定要總結、要歸納、要拍板。拍板就會有的意見采納了,有的意見沒采納。但在歸納總結的時候,不妨先把所有意見中值得關注之處都點出來,說明你認真聽取了所有同誌的意見,對未采納的意見也進行了認真思考,隻不過經過權衡,你認為現在采取其他方法更合適。最忌諱的就是簡單處理,人家說了半天,你置之不理,一句不提他。有時,持不同意見的不止一個人,七八個人的班子裏有3個人提出了不同意見、不太讚成,4個人讚成,你怎麼拍板?遇到這種情況,有些事可以緩一緩,溝通溝通之後再說。有些事不能拖,必須馬上定的,就不能議而不決不拍板,關鍵是拍板時要把大家的意見分析清楚,該肯定的地方充分肯定,覺得不能采納的地方說清楚道理,最後說:“大家看還有什麼不同意見沒有。好,沒有,就這麼辦,回去怎麼落實,一、二、三……”就落實了。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把決策的意見交給曾經提出不同看法的同誌去落實,這也是加強和維護班子團結的有效措施。


自己分管的部門、專業與別的班子成員分管的部門、專業產生矛盾,怎麼辦?


這個問題對一把手來說可能不太突出,因為一把手經常不具體分管一個部門,即使你分管的部門和別的部門發生衝突,其他班子成員也會比較注意聽一把手的意見。如果兩個都是副職,分管部門之間有點不協調、有點矛盾、有點衝突,怎麼辦?首先就得有大局意識、整體意識、一盤棋意識。


分工不是分家。一個領導班子沒有分工是肯定不行的,會打亂仗,沒有明確的責任會造成工作效率低下。但如果分工過於“明確”,我的分工你不能插手,你的分工我不能過問,這個班子的協調、團結就有問題了。應該是既有明確分工,各自能夠按照分工去做,而你不在的時候,其他同誌又可以毫無顧忌地幫你處理一些問題。回來說:“某某同誌,昨天有個事情,你不在,我讓怎麼辦了,你看怎麼樣?”“沒問題,可以,我讚成。”如果能做到這一條,說明這個班子是比較正常、比較協調的。


講大局、講整體,通常會講到哪個部門重要、哪個部門不重要,我分管的部門重要還是你分管的部門重要。對這個問題,我是這麼想的:第一,我讚成所有的領導把凡是自己分管的部門都看成是最重要的部門。因為這說明工作的責任感很強,抓好工作的緊迫感很強,想努力去幹事情,這是有事業心有責任感的表現。總是認為自己分管的工作不重要、沒意思,是敲邊鼓的,你們自己幹吧,愛怎麼樣就怎麼樣,這不僅是精神狀態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思想意識問題。第二,我不讚成有些當領導的認為隻有自已分管的部門才是最重要的部門,凡是自己不分管的部門都不重要。這就是缺少大局意識、整體意識了。


同時,領導幹部不要搞拉拉扯扯。有的同誌有時候對自己分管的部門,習慣於護著、捂著,這其實不是真正地愛護關心同誌。而且,切不要以為這是一種工作方法,我為下屬爭了、要了,為大家說話了,下屬就好指揮了,就肯定跟著我幹了,這種想法是錯誤的。一切要出以公心,對自己分管、不分管的部門,都要實事求是。當然,這並不妨礙你因為分管這些部門,對他們的情況比較了解,在其他同誌不了解的時候替他們說幾句公道話,這是正常的。但不能因為自己分管,就搞拉拉扯扯,這肯定不行。


“君子和而不同,君子群而不黨”,這是很有道理的。領導幹部除了要嚴於律己,還要嚴格要求自己的部下。如果大家都能嚴格要求自己分管的部門、自己的部下,那不同部門之間的協調配合問題就可以更好地解決。就像自己的孩子和街坊鄰居的孩子吵架了,我們要先責怪自己孩子的不是,不能老是領著自己的孩子到別人家去興師問罪,說別人的孩子打了自己的孩子。實際上,孩子們在一起打架,很難分清是非。部門之間的不協調有時也很難用幾句話說清楚,所以,一定要有大局意識、整體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