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08:21:17  


       1947年2月28日,一場反對當局專製統治、要求民主自治的群眾運動在台灣發生,史稱“二·二八”事件。“不容青史盡成灰”,七十年後的今天,新華社發表評論文章,肯定“二·二八”是愛國正義行動,是“官逼民反”,與“台獨”無關,兩岸同胞當共同努力,澄清史實,還原真相,以民族團結進步、兩岸和平發展告慰“二·二八”先賢。

從王師到賊仔兵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消息傳到台灣島,民眾並沒有像大陸各地那樣立即上街慶祝。原來,自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台灣被日本殖民統治五十年,如今雖宣布戰敗,但軍隊和警察尚未撤走。百姓觀望了幾天,狂喜終於衝破畏懼,他們按捺不住喜悅,湧出家門狂歡。10月下旬,國軍第70軍在基隆登陸,從台北甚至台南、高雄趕來的民眾將碼頭擠得水泄不通,國軍一上岸就被歡樂的海洋淹沒,百姓爭相拉官兵到自己家吃飯。這是台灣同胞時隔半個世紀第一次看到祖國的軍隊,然而激動之下難掩內心深處的失望。時任憲兵第四團團長高維民這樣描述第70軍的亮相:“在基隆未下船前,雖有零星上岸,披著毯子,拖著草鞋,隨便在船邊大小便……”。當時,台灣社會秩序井然,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而一些士兵看到自行車沒鎖就騎走,看到屋子敞開家中無人竟進去拿東西。在飯館調戲婦女、坐公交不付錢的也大有人在。陸續來台駐守的國軍士兵,有不少是內地現抓來的壯丁,並未受過正規軍紀訓練,與想象中的“威武王師”大相徑庭。沒過多久,他們在民間有了新綽號:賊仔兵。

1949年,國民黨潰退台灣

醜態百出的台灣官場

      1945年,蔣介石派陳儀主政台灣,62歲的陳儀滿懷政治抱負來到台灣,打算把這塊海島作為實驗田。到台灣後,他命令將豪華總督官邸改作博物館,自住普通日式二層樓,不設武裝衛兵。沒有子女,日籍妻子留在上海,他孤身一人,過著清教徒似的生活,每天提早一小時到公署辦公,晚上推遲一小時下班,幾乎從不參加應酬。但是,一人潔癖不能洗滌體製的髒汙。陳儀的很多老部下,一到台灣就效法內地,把接收變為劫收,醜態百出,為台灣人不齒。內地官員都穿中山裝,四個口袋,每個都比西裝口袋大,一時成為貪汙象征,台灣人諷刺官員不做事,隻忙著“填滿中山袋”。

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作者黃榮燦,重慶人,著名版畫家,1952年在台北槍決,時年32歲。

“6名城管”引發的血案

       1947年2月27日,台北專賣局六名緝查員在台北南京西路太平町巡邏查抄“走私貨”。抓不到真正的走私罪犯,卻拿老百姓為難。小販聞風四散而逃,中年寡婦林江邁動作慢,被逮了個正著,公煙私煙現金都被沒收。林江邁跪在地上求緝查員網開一麵,抱住緝查員不放,緝查員用槍托砸她的腦袋,致使其頭破血流暈倒在地。圍觀群眾以為打死了人,一哄而上追打緝查員,其中一名緝查員慌神開槍,恰巧街邊一個青年探頭看熱鬧,當場被子彈擊中身亡。 

      眾目睽睽之下,政府官員槍殺平民,整條街頓時沸騰了。死者陳文溪是大流氓陳木榮之弟,其家人豈肯善罷甘休。緝查員逃到中山堂附近的警察總局,群眾一路追過來,徹夜包圍總局,要求嚴懲凶手。 

      2月28日上午,消息傳遍台北,如一顆火星引爆火藥桶,全城罷工、罷市、罷課。遊行群眾首先衝向專賣局,將煙酒百貨和鈔票都扔到街心焚燒,毆打專賣局職員,致使兩死四傷,官員的高級轎車停放路邊,被掀翻點火。 

      陳儀為顯親民,準備到陽台上講話,安撫百姓。誰知警備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下令衛兵用重機槍向人群開火,前排的人應聲而倒。群情激憤下,局勢失去控製。一批人湧向新公園,占領公園中心的廣播站,向全台灣廣播從2月27日夜至2月28日中午,政府殺害平民的事件。還有許多人衝上街頭,向外省人泄憤。遊行示威在台灣各地爆發,毆打外省人事件也在全島此起彼伏。 

       當時,日軍征集參與二戰的部分台灣籍退伍士兵,因日本戰敗投降後無工可做,生活貧困,便與一些流氓地痞糾集在一起,加上部分激進的青年學生,紛紛湧上街頭作亂。這些人頭綁白布巾,打扮成日本浪人的模樣,大罵“支那人”,“清國奴”,看到穿中山裝的就施暴,要求行人當街唱日本國歌《君之代》,以證明是本省人,稍一遲疑則遭到毆打。麵對混亂局麵,台灣很多士紳、教師和學生自發組織起來,將外省人送到學校、禮堂、收容所等地集中保護。

台灣二二八事件現場資料圖

武力鎮壓政治改革

       到3月7日,局勢越發不可收拾,“二二八委員會”提出了很多改革要求,陳儀自知無法控製台灣混亂的局麵,便向蔣介石連發三封電報,請求速派大軍赴台鎮壓。陳儀刻意強調形勢嚴峻,正為內戰焦慮的蔣介石擔心台灣已混入奸黨,必須馬上撲火。 

      3月6日,高雄要塞司令彭孟雄已開始擅自屠殺平民。3月8日晚,憲兵團各部在基隆登陸,軍艦未靠岸便開始炮擊港口,士兵下船後漫無目的地掃射。11日拂曉,21軍436團抵基隆,準備南下;第二日,軍部及直屬部隊也陸續抵達台北。 

    台灣本土精英,如律師、作家、教師、醫生、記者、企業家等,無論是否直接參與“二二八”,都被列入重點捕殺名單。二二八處理委員會領袖王添燈被潑汽油燒死;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陳炘被警察帶走失蹤;基隆市副議長楊元丁(歌手伊能靜的外祖父)被槍殺後踢入河中。此外,遇害的還有台灣大學文學院院長林茂生,花蓮縣參議會議長張七郎一家三口,三青團花蓮分會幹事許錫謙(作家楊照的外祖父),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吳鴻麒(前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的伯父)……而且,清鄉、自新運動無限擴大範圍。

台北街頭被焚毀的小轎車

陳儀之死與戒嚴令

       直到1950年5月,“二二八”才公布結案。數月之間,死傷、失蹤者數以萬計,其中以基隆、台北、嘉義、高雄三地最為慘重。之後,陳儀懷著愧疚離職,回浙江擔任省主席。1949年,陳儀在地下黨策反下決定投奔共產黨,並試圖說服自己的學生湯恩伯(時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起義,湯恩伯向蔣介石告密,陳儀被捕,後押赴台灣。1950年6月,陳儀在台北被槍決。陳儀在台灣施行獨裁政策,最終在台灣死於獨裁。

      1949年國民政府退守孤島,宣布戒嚴,這場全世界最漫長的軍事戒嚴期直到1987年才解除。“二二八”對台灣社會造成深遠影響,在台灣人心中植下更沉重的悲情意識。

陳儀即將被行刑